031-58443291

我们只用绿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厂,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环保督察进央企,看到了什么?

2020-11-15 04:34上一篇:先进储能技术已成军事装备领域“重中之重” |下一篇:没有了

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专员公署首次将央企划入专员公署范围。其中第一批专员公署,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以下全称督察组)自由选择了中国五矿集团和中国化工集团。由于是首次专员公署,央企能否成功破关倍受注目。  督察组到中国五矿集团公司江西赣县红金稀土有限公司(以下全称红金稀土有限公司)现场专员公署所看见的情形,却令人大跌眼镜。红金稀土有限公司不仅纸上排查,不知真章,而且,督察组了解企业现场检查时,找到企业明明正在生产,企业有关负责人却称之为早已投产。  除了这家央企的展现出令其督察组沮丧外,督察组在对重庆市专员公署时找到,永年集团重庆矿业研发有限公司(以下全称永年水泥厂)居然在政府的眼皮底下违法生产。隐瞒事实谎称排查做到红金稀土有限公司是中国五矿集团公司二级企业五矿稀土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专门从事稀土冶金分离出来生产。2008年10月,红金稀土有限公司被中国五矿集团公司并购,月沦为中国五矿集团公司二级企业的全资子公司。

环保督察进央企,看到了什么?

 据督察组讲解,2016年7月和2018年6月,督察组对江西省积极开展第一轮专员公署及专员公署“走看”期间,群众针对红金稀土有限公司废气无的组织废气及其所在红金工业园(一期)异味扰民问题,先后电话写信检举16次。督察组责成后,当地生态环境部门批示企业排查,并积极开展现场检查,但截至2019年7月17日督察组现场专员公署时企业一直没排查。  红金稀土有限公司4个提取车间和3个附属车间,不存在显著的氯化氢和有机废气无的组织废气问题。回应,督察组说道,从2015年,其上级企业就拒绝企业排查并明确提出整改措施,到2016年7月,督察组对江西省积极开展第一轮专员公署,再行到2018年6月,督察组在江西省展开专员公署“走看”,“督察组多次转办群众检举问题,但该公司一直态度消极,不以为然,没采取任何实质性整改措施”。督察组认为,尤其是2018年5月,专员公署“走看”入驻前夕,五矿稀土集团有限公司专门批示红金稀土有限公司减缓排查,红金稀土有限公司也允诺在2019年7月前已完成排查,但截至今年7月督察组入驻,红金稀土有限公司的排查工作显然没启动。  同时,专员公署中还找到,2018年6月,红金稀土有限公司被划入迁往范围后,“红金稀土有限公司索性完全不了了之废气治理改建,既不采取有效措施强化管理、减少废气,也不采行适当的减产限产措施增加污染,仅有在提取槽设置水封以应付检查。”督察组说道,这次专员公署前夕,红金稀土有限公司隐瞒事实,请示中国五矿集团公司“问题已排查做到”。  更加令人难以相信的是,今年7月督察组现场检查时,“红金稀土有限公司车间门窗关上,有关负责人声称企业早已投产。然而,专员公署人员仍然气味显著异味,并遍寻着异味转入车间,找到该企业车间所有生产设备都在长时间生产,车间内异味十分相当严重。”  督察组还透漏,红金稀土有限公司2004年经环评国家发改委以来,公司生产能力持续不断扩大,目前构成的稀土氧化物分离出来生产能力已成2004年环评国家发改委生产能力的3倍以上。但专员公署人员查核资料找到,各期改扩建项目皆并未依法办理环评审核申请,归属于并未批先辟。  此外,2019年6月,当地环保部门在检查中找到红金稀土有限公司不存在罐区应急池容积不设施、卸酸失当造成地面生锈等6方面问题,并对其工业废弃物室外堆满问题判处3万元罚款。2019年7月专员公署时,找到红金稀土有限公司还不存在污水处理车站污泥不规范堆存,化学品储罐围堰设置不规范,以及由于污水沟与雨水沟相连,污水可必要漫流外排等问题。长年违法污水处理不思悔改今年7月20日,督察组沉降重庆市巫山县专员公署找到,永年水泥厂本订于2012年出局的立窑水泥生产线仍在违法生产,并且环境污染问题引人注目,设施石灰石料场严重破坏自然保护区生态,群众反映反感。  据督察组讲解,《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发展改革委令2011第9号)明确规定,“窑径3米及以上水泥机立窑”订于2012年底前出局。调查找到,永年水泥厂使用的Φ4.2×11mJT窑归属于水泥机立窑的一种,实际水泥熟料仅次于生产能力为400吨/日,归属于《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明令出局的领先生产能力,但是该企业仍然改置国家产业政策规定于坚决,自2012年3月竣工以来,长年违法违规生产。督察组现场检查时,该企业仍在生产。 专员公署中同时找到,永年水泥厂长年违法污水处理,相当严重污染周边环境。2016年以来,这家企业因不长时间运营污染管理设施、微克废气大气污染物、厂区扬尘掌控不做到、无的组织废气相当严重等,多次受到地方生态环境部门的行政处罚。巫山县环境监测站2016年8月29日监测找到,该厂颗粒物和二氧化硫废气浓度分别远超过重庆市《水泥工业大气污染物综合废气标准》(DB 50/656-2016)27.68倍和4.657倍。督察组现场专员公署找到,该企业生料篦、熟料篦设施布袋除尘器运营不长时间,原料库“三以防”措施不做到,粉尘无的组织废气十分引人注目,设备及地面集尘相当严重,烟囱排泄的滚滚浓烟经久不散,整个厂区弥漫在一片“灰霾”之中。  “永年水泥厂建平石灰石料场(不含两宗石灰石采矿权)全部坐落于重庆江南市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范围内,自2012年建成投产以来长年违规专门从事石灰石铁矿活动,总计强占保护区面积0.114平方公里。”督察组说道,永年水泥厂石灰石料场重开后,企业并未大力遵守法定生态修缮责任,生态毁坏至今没获得完全恢复。现场找到,矿业构成的大约50000平方米环境创面,有如道道“疤痕”。  督察组认为,永年水泥厂与巫山县城于隔年江相望,群众对其环境污染和生态毁坏问题体现反感。探访过程中,当地群众说道,每天早上关上窗户,映入眼帘的不仅有江南自然保护区的绿水青山,还有永年水泥厂的滚滚浓烟和矿业创面。查核巫山县近年环境上访滋扰情况找到,永年水泥厂环境污染和生态毁坏问题仍然是当地群众滋扰热点。督察组入驻重庆后,群众通过电话又多次检举永年水泥厂环境污染和生态毁坏问题。污染管理主体责任缺陷作为央企的辖下企业,红金稀土有限公司非但没有做到环保守法的典范,反而上了督察组的曝光台。回应,人们不已要回答,究竟是什么原因令其这家企业如此大胆?督察组分析说道,虽然中国五矿集团公司及五矿稀土集团有限公司在历次环保检查中,认为了红金稀土有限公司不存在环境污染问题,但一直没采行严苛的惩处措施,集团上下缺少环保责任传导机制,以致这家企业长期存在侥幸心理,没分担起污染管理的主体责任。  督察组认为,将更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牵涉到渎职失责的,拒绝五矿集团调查问责做到。  针对永年水泥厂长年违法生产等问题,督察组说道,巫山县党委、政府长年视而不见甚至反对永年水泥厂在眼皮底下违法生产。2015年8月,在坚称永年水泥厂归属于国家明令出局企业、被回避在换发水泥生产许可证之外的情况下,以必须该厂协同处理生活污泥为由,催促有关方面表示同意换发水泥生产许可证。2017年,重庆市生态环境保护专员公署认为该问题后,巫山县党委、政府仍置若罔闻,以该企业申请完善为由,将重开时限私自限制至2020年12月31日。  行业主管部门不作为、内乱作为也是一个最重要原因。据督察组讲解,2012年以来,重庆市、巫山县两级经济和信息化部门在坚称永年水泥厂归属于领先生产能力出局范围的情况下,一直没将该企业列为年度出局计划,原重庆市质量技术监督局还于2016年1月违规为该企业换发水泥生产许可证,导致该企业持续违法违规生产至今。巫山县国土资源部门先后两次违规批准后该企业坐落于江南市级自然保护区内的采矿权,敦促企业实施矿山生态修缮不力。  同时,巫山县林业部门遵守自然保护区建设管理责任不做到,对永年水泥厂长年在自然保护区内违法矿业问题视而不见,以致企业长年非法矿业,严重破坏生态环境;巫山县生态环境部门对永年水泥厂环境监管不做到,不存在以处罚代管现象。  督察组特别强调,更进一步核实有关情况,并拒绝地方依纪依法查处排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