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58443291

我们只用绿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厂,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记者手记】防汛长江行(一)

2020-08-28 04:34上一篇:长江流域防洪建设 武汉分蓄洪水总量减少近半 |下一篇:没有了

□本报记者李先明杨莹陈萌长江中游,武汉。雨,仍然在持续。根据国家防总、水利部的统一部署,报社“汛来问江河‘记者行’”长江组如期到达。像这样汛前了解应战洪水第一线的专访,历年来还没过。报社编辑部就是根据今年防汛预测形势明确提出“超常的汛情,超常的应付”。不受极强厄尔尼诺事件影响,今年长江流域进汛时间早于,强降水过程多,4月以来,长江中下游及两湖地区水位皆较长年同期偏高。只不过国家防总副总指挥、水利部部长陈雷两会期间在“部长地下通道”里拒绝接受记者专访时所说的,今年近于有可能再次发生类似于1998年的大洪水。18年前的那场大洪水,国人印象过于深刻印象了:百万军民肩背人抬,日夜奋战在风雨飘摇的长江大堤上,就这样洪水最后还是在九江撕破了一道大口子!18年前那些惊心动魄场景早已沦为历史,面临类似于的冬汛前奏,面临早的入汛时间,面临更猛的春汛,面临有可能再次发生的类似于大洪水,长江备汛情况如何?长江能否庆贺大洪水的考验?4月20日到24日,记者探访了长江防汛的指挥官中枢——长江委和长江防汛的关键——中游干流、洞庭湖、鄱阳湖地区——湖北武汉、荆州,湖南岳阳,江西南昌、九江等地,实地理解备汛情况,一探到底。长江防总:长江防汛今非昔比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世界第三大河。中秋节再次发生大的汛情,长江防总所在地长江委都倍受全国亿万人注目。4月20日下午,记者一行回到长江委防汛科技大楼,首先映入眼帘的乃是一楼大厅显示屏上的“长江流域最重要站点水情信息”,寸滩、汉口、城陵矶、湖口、龙王庙等重点站点的信息一目了然。在15楼防汛会商室,不见近期汛情通报一一放置案上,4位值班人员正在会商室里的显示屏上注目着水情变化。“每到汛期,这里就是长江防总筹办日常会商的地方。每次会商,都会有长江委领导坐镇指挥。”防办调度处副调研员赵文焕讲解。在墙壁上的《长江流域水系图》前,赵文焕用手圈了下近期降雨的方位:“今年3月以来,湘江、赣江早已经常出现了超警洪水过程,进汛时间较长年提早了11天。当前,长江中下游及两湖地区的水位都较长年同期偏高。”下午3点半过后,长江防总常务副总指挥、长江委主任刘雅鸣在她的办公室里拒绝接受了记者专访。“防汛工作是长江的头等大事,因为这是必要牵涉到流域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性的问题,牵涉到长江经济带发展,甚至直接影响国家发展平稳大局。”刘雅鸣告诉他记者,“新中国正式成立以来,党中央国务院一直高度重视长江防汛抗洪工作,构成了很好的防汛工作体制、制度建设、法制确保和防洪体系。”尤其是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实施一系列兴水惠民政策,长江防洪抗旱减灾体系可行性构成,流域整体抗灾能力明显提升,当再次发生常遇洪水时,长江干流和主要支流可安全性度汛。

【记者手记】防汛长江行(一)

长江防总筹办副主任沈华中告诉他记者:“在1998年以前,长江干流堤防并未约设计标准,也没控制性的水利工程,对大洪水堪称‘束手无策’。1998年之后,经过多年的管理建设,沿江堤防、工程都早已‘面貌一新’。”“这些年来,我国对长江中下游干堤展开了全面加宽修整,又逐步积极开展了荆江大堤综合整治、荆南四河堤防修整等工程建设,构成了长江流域6.4万公里的堤防。长江流域已基本构成了以堤防为基础的防汛抗旱工程体系。”“随着经济社会大大发展和全球气候变化影响,防汛抗旱形势更加简单,拒绝更加低。”在刘雅鸣主任眼里,长江防汛丝毫不容痉挛。“今年的长江防汛工作,长江防总捉得早于,春节一过就派遣6个省市检查组和1个水库检查组,由各个单位一把手带队,以问题为导向进行了汛前检查。这是历年来派遣组数最多、覆盖范围最甚广、牵涉到内容最少的一次防汛检查。”刘雅鸣说道,“对检查中找到的问题,长江防总首次采行‘一省巧合’方式,敦促涉及省市防指和水库管理单位排查。”在专访中,记者反感地感受到,无论是三峡等骨干控制性工程体系建设,还是全面修整的堤防建设,无论是中小河流管理,还是大中小型水库的除险修整,无论是退田还湖、平垸行洪,还是海绵城市建设,无论是防汛物资打算,还是防汛责任制实施,长江防总都捉早于捉鉴,手上“牌”早就今非昔比。龙王庙——昔日险段华丽上前龙王庙,全国有很多,在长江上,坐落于汉江南流长江之处的龙王庙,却更加引人注目。据传在明朝期间,由于这里河面狭小,堤岸陡,水急浪低,船多翻覆,有人就修建龙王庙保佑龙王爷祈求五谷丰登。当然,这只是人们的美好愿望而已,确实大洪水来时龙王健没法五谷丰登。近的不说道,1931年武汉关水位28.28米,就早已“大水冲了龙王庙”,汉口溃堤,“一片汪洋”,“惨绝人寰”。4月21日上午,记者一行回到这里的时候,雨过天晴,风和日丽。牢固的堤防之内,虽没大洪水来时的滔天巨浪,但浩浩两水顺势交汇,一明一浊,泾渭分明,仍然十分壮丽。“龙王庙险段全长1080米,不受两江汇入的河势影响,再加堤防基础劣,堤岸冲刷相当严重,直接影响防洪安全性,仍然是武汉防洪的重点险工段。”武汉市江汉区水务局总工程师徐锦辉讲解说道。在龙王庙险段的透气墙上,我们看见了镌刻武汉历史最低水位的数字记录:1931年,水位28.28米;1954年,水位29.73米;1998年,水位29.43米。这好像在时刻规劝人们,这里曾多次因为水患经常出现的那一幕幕场景……1998年在几十万军民的不屈奋发下,才挽回大堤安全性。1998年大水后,国家对龙王庙险段展开了综合整治,按照“拓展口门、提高河势、除险修整、综合整治”的原则展开。工程于1999年通过竣工验收,并取得了水利部“大禹奖”和建设部“鲁班奖”。2011年,武汉市要求建设龙王庙景区,拆毁堤内周边原有建筑,同时融合闸口改建,构成了钢闸门开闭系统与观江平台结合的“景区入口”。徐锦辉说道,通过1998年大水后的综合整治,龙王庙险段的险情早已获得了很大减轻。昔日险点今朝变为了景点。4月以来,武汉关水位仍然较历史同期偏多,但这丝毫没有影响这里的秩序:江面上船只往来来回,大桥上车水马龙,平缓的亲水平台上杨家人们于是以躺在一起聊天,孩子们在玩耍嬉戏,与险段仅有一路之于隔年的龙王庙公园,琴声高亢,歌声嘹亮……看著透气墙上8幅花岗岩浮雕构成的《’98抗洪图》,我们不由得感叹,随着防洪理念的升华,从掌控洪水到洪水管理,从人水争地到给洪水决心,人水人与自然的美景可以就在你我的身边。